菜单导航

记淮阴工学院台籍教师林民安博士_爱尔兰大学排名

作者: 高校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1日 04:49:47

融媒体记者周洋张小燕

通讯员何雨

约访林民安简单干脆,又让人感到暖意。微信上三言两语敲定时间地点后,他补充说,在淮阴工学院图书馆五楼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谈话地方,图书馆是淮工新校区南苑中央最醒目的建筑物。

见面时间是10月17日下午,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映入眼帘的林民安,面容清秀,戴着眼镜,一副平平常常的青年学人模样。

恋家的“理工男”

来淮安前的林民安,求学工作的轨迹也平平常常。

祖籍福建,生于台北,在台北一路读到高中,成绩不差,也不算拔尖。他自己呢,也不疾不徐,就这样读着,仿佛外面的世界与他无关。

高中毕业后,林民安考上位于苗栗县的联合大学。从台北到苗栗,车程约2小时。对他来说,毕竟要经过桃园、新竹两个城市,也算是出了“远门”。

在大陆学子眼中,上学不到“千里之外”,是不好意思说出远门的。可林民安真心有了出远门的感觉。他说,读硕士、博士时选择位于桃园的长庚大学,就是为了离家近一点。

他一本正经地说自己恋家时,满脸稚气未脱。

从本科到硕士、博士,林民安跨了专业,先学电机工程,再转生物医学。他笑着说,自己是典型的“理工男”。

从长庚大学电机工程研究所获得博士学位后,他在文化大学谋取了职位。恋家的“理工男”又回到了家乡。

文化大学位于台北士林区,离著名的士林夜市很远,离阳明山却很近。对“理工男”林民安来说,这里正是不可多得的清幽之地。

然而,他在文化大学的岗位与自己的专业关联不紧密,浸淫学术多年,他还想做一名与自己所学关联紧密的专业教师。

轮船需要不断校准航向,人也总想寻觅与心性、追求最契合的处所。林民安把梦想埋在心底,继续着他不疾不徐的生活,等待着机缘的出现……

奇妙的“淮安缘”

“南有昆山,北有淮安”。十年磨剑,淮安台资高地灿然崛起,淮台交流也向着更广领域、更深层次迈进。

2019年底,淮阴工学院组团赴台北招募人才。

林民安在网络上看到了招募信息,提交了申请。

淮工领导亲自面谈,当场录用。

如果前推一两年,淮工没有到台湾招募教师的计划,林民安来不了淮安;如果招募的那几天,林民安没看到信息,同样无缘淮安;如果……

偏偏是2019年的冬天里,林民安结下了“淮安缘”。此前,他从未听说过淮安,看地图后才知道淮安的大概位置。他的父母呢,对淮安更是一无所知。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一座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城市,一下子就闯进了生命当中,而且你还要在那里日复一日地工作、生活。

2019年的春天,林民安只身探访淮安——他生命中又一座重要的城市。

“什么都大了一号,甚至大了几号。”淮安给他的第一感觉是“大”,城市很大,淮工校园也大。

林民安向父母汇报了考察的情况,得到了父母的支持。

这一次,恋家的“理工男”真正出了“远门”。

幸福的“淮工宅”

2019年秋季学期,林民安正式成为淮阴工学院计算机与软件工程学院的一名教师。

学校爱才,直接聘他为副教授,安排他住进最新的教工公寓。

在淮工,他先后教了三门课程:离散数学、数字逻辑设计、人工智能。上百名学生济济一堂,听他用台湾腔讲课。有的课程四个班级一起上,听课者多达两三百人,如此壮观的场面,是他前所未有的体验。

在台湾许多大学,只有会议室、报告厅才能承载这么多学生。在淮工,他置身的只不过是众多“大教室”之一。

他说,他终于有了“桃李成林”的传神体会。

他很享受现在的工作环境。对学生,他常叫外号,仿佛他也是学生中的一员。对人工智能实验资源的阙如,他并不介意,自己利用寒暑假,回台湾的实验室里“补课”。对教学、科研的考核,他非常适应。

对在淮安的生活,他也颇感满意。他利用假日游玩了淮安多处景点,提起淮安名人名著名菜如数家珍,对淮安发展旅游充满期待。唯一让他感到不适的,是淮安的冬天。可他又立即抱以“同情的理解”,北方人来淮安也不适应呢。

在淮两年多,林民安变了。他说,除了读研时转专业和应征淮工教职,他几乎从没主动追求过什么。在很多时刻,他一定会庆幸,结缘淮安,让梦想变成现实。

林民安又没变。他还是那位不疾不徐的“理工男”。求学就本分地求学,教书就本分地教书。他沉浸在教师/学人的世界,做一名幸福的“淮工宅”,仿佛外面的世界与他无关,他也从不对外过多索取。

一花一世界,一物一乾坤。教室里,书本里,有林民安“精神的乾坤”,充实且有着发自内心深处的愉悦。

用他自己的话说,在淮安,他怀抱着审慎进取之心享受工作,体会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