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张满杀人案进展如何 云南大理灭门案最新消息(3)_西华师范大学

作者: 高校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20:09:55

妻儿被收容审查

张满说,记不清案发当晚在哪的他,坚持向办案民警称:“我没有杀人,我没有违法”。

张满在今年所写申诉书中写道,听他这样说,刑侦大队大队长甘帆支开人后,用皮带、木棒等将他打出血,后又下令对他断粮断水。

“我3天没进一点水,甘帆对我说,张书记你抗得住,你的妻儿可顶不住。”张满从办案人员口中得知,在他被抓进来后,他的妻子和20岁的儿子也被带到刑警队。

6月21日,张满的妻子张玉吉向澎湃新闻回忆说,那天张满被带走没回来,以为是出了车祸,她和儿子前往寻找时,被公安机关带去要求配合调查“张满杀人的事情”。

“她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怎么抗得住?儿子也还小。”考虑到此,张满说他给警方编了个假口供,“刑警队已经说不通了,先让妻儿回家,到检察院、法院再讲真实情况”。

张满称,他给警方编造一个口供:与王学科的父亲王世明有矛盾,遂产生杀害他儿子一家报复的念头,案发前到市场买了一件红色的衣服和一双鞋子藏在了村公所,1989年12月14日晚潜入王学科家,用石头砸他后脑,用锄头打,用菜刀砍杀他们一家,作案后把鞋子等扔到了洱海里。

当年12月29日,先前只戴手铐的他,被加上脚镣,并带往下兑村指认现场。张满称,指认现场前,甘帆给他交代,问什么说什么,不该说的别说。“我说我是个老党员,你们把广大党员群众叫来,我实事求是地说我干了什么,到村里时群众一来,他们就把我押回来了,现场都没指认,打死我也不说此前那个有罪口供了。”

张满做了有罪供述又翻供,案件没了进展。妻子张玉吉去看守所看他时,面对多日没有洗脸又瘦骨嶙峋的丈夫,跪倒在地给办案人员磕头,“她哭着求他们,我说不要求他们,之后他们又关押了我的妻儿。”张满说。

张满在他的刑事申诉书中,描述了从被抓至1996年8月底之间的5次刑讯逼供的场面。他对澎湃新闻称,也有民警对他不错,“领导不在尽量照顾你,但领导来了我们也没办法。”办案的两个民警私下给张满说,等大队长甘帆走后,会给他吃的,让他休息。

“我要是不被逼死,活着出去,我一定感谢你们两个。”他给那两个民警说。至今,他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两个民警的名字。

除了这样的审讯,妻儿的遭遇也让张满揪心。大理市公安局的两份 “对被收容审查人处理决定书”显示:张满的妻子张玉吉于1996年3月29日因妨碍侦查被收容审查,于11月6日释放;儿子张银锋于1996年3月28日因故意杀人嫌疑被收容审查,于11月18日释放。

彼时,年仅17岁的女儿张银华,奔走于大理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之间,看望被关押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