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哈佛大学在中美关系中的作用(上):绕不开的_东华大学教务处

作者: 高校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13:01:16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晋)元旦前后是辞旧迎新的时节,也是很多人做“新年决议”的时候。“新年决议”在英文里叫 “New Year resolution”,是很个人化的思想决定。有人的决议是通过“管住嘴,迈开腿”来减肥。我的决议是什么呢?我想“回归初心”。很多时候因为瞻前顾后等各种原因,自己最初的想法成为泡影。想得太多就违背了“率性之谓道”的原则。这次元旦前后的假期里,我不想旅游,不想待客,只想在慵懒中享受阅读的快乐, 便随意翻起2019年9月由作者Andrew Schlesinger自己出版的一本 “小书”, 书名是《热爱学习: 哈佛在中美关系中的意外作用》 (Love of Learning: Harvard’s Surprising Role in Chinese-American Relations)。

  我说它是一本“小书”,有三个原因。1)篇幅短小精悍,不到200页;语言通俗易懂,完全没有学术语言的绕口。 2)作者把繁杂的脚注笼统地包括在最后两页的信息来源(A Note on Sources) 里,没有学术著作“八股文”式的冗长繁琐,正体现出Schlesinger 的记者背景,也符合我“率性而至”的口味。3)这本书的时间跨度很大——从第一位耶鲁大学毕业的中国人容闳组织的留美幼童到美国的1872年,到哈佛大学校长Lawrence Bacow 按惯例在人民大会堂与习近平主席见面并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的2019年3月——涵盖了一个多世纪, 这期间影响中美关系的重大事件基本都点到了。

  所以,这本书既是一本美国大学生了解中国现代史的简易读物,也是中国学生学习英语、了解美国人如何看待中国的一个捷径。但当我们把Schlesinger的视角当作美国看待中国的一个视角的时候,我们必须把Schlesinger非同一般的家庭背景考虑进去。他的父亲(Arthur Schlesinger Jr., 1907-2007)和祖父(Arthur Schlesinger Sr., 1888-1965) 都曾经是哈佛大学的著名历史系教授。他的父亲还是肯尼迪总统的主要“笔杆子”之一,在20世纪60年代红极一时。与本书更直接相关的是他的姨父费正清(John K. Fairbank, 1907-1991)。费正清是美国二战以后倡导使用中文的原始资料,开展全面中国研究的老鼻祖。他开创了集历史文化、政治经济于一体的区域研究方式。现在很多美国中国专家都是他的徒子或徒孙。Schlesinger 对中国在上世纪30年代以后的政治走向的看法,受费正清影响很大。

  要想进入Schlesinger看中国的视角,我们首先要了解费正清。其次,我想综述Schlesinger 提到的历史事件,有的是因为其重要性,有的是因为其趣味性。

费正清其人其事

  费正清1907年生于South Dakota州的一个律师家庭,生活优越,童年幸福。他1929年从哈佛历史系本科毕业,成绩优异,随后获Rhodes奖学金在牛津大学读博士。1932-1935年,他在清华大学历史系蒋廷黻(1895-1965)教授的辅助下做关于19世纪中期中国外贸与外交的博士论文 (1953年出版,书名是“Trade and Diplomacy on the China Coast: the Opening of the Treaty Ports, 1842-1854”)。在这期间,他与接受过美国教育的中国建筑学家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结交,成为终生的朋友。

  费正清于 1936年获牛津大学博士学位,随后到哈佛历史系做讲师。他的到来为哈佛的亚洲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他主张学中文是为了用中文研究中国历史文化等方方面面的内容,而不是为学语言而学语言。他当时就认为,毛泽东领导的两万五千里长征(1934-1935)意义深远,不可低估。1937年他在哈佛教授“1793年之后的东亚历史”这门课,影响了当时包括后来成为知名政治记者和历史学家的Theodore H. White (1915-1986) 在内的一批哈佛学生。

  七七事变后,日本侵入华北平原。费正清深切地同情华北各大院校的师生徒步南下两千多里地到达昆明,建立西南联大。他义愤填膺,倡议给西南联大捐赠图书。他说,“(现在)是我们从事国际学术活动的时候,是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行径的机会。” 他于1939年给西南联大寄出1000本教科书及4800本学术杂志。他以国家利益和国防安全为理由,更加积极地推动东亚研究。

  1941年8月,费正清进入美国政府。在华盛顿,他再次见到身为中国驻美大使的胡适和作为蒋介石特使的宋子文。宋子文成功说服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批准给中国100架飞机和1亿美元的贷款,还批准建立由陈纳德领导的飞行队(即后来著名的“飞虎队”)。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后,美国正式参与二战。费正清被美国战略服务办公室(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派驻重庆,为美国国会图书馆搜集中文资料,同时向中国分发美国科研与文化出版物。这些工作并不涉及军事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