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从女大学生到首都乡村振兴协理员_复旦大学中山医院

作者: 高校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4日 03:33:35

 

  郭子璇(左一)正在串门调解。

  2019年和2020年聘用的乡村振兴协理员中,受聘女大学生比例分别为54.1%和61.8%。比例逐年上升的背后,能参与乡村振兴、建设自己的家乡对女大学生而言最具吸引力。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大四时就有了扎根农村、服务农民、为自己家乡做贡献的想法。”自毕业季开始,北京城市学院表演(空中乘务)专业的郭子璇开始经常“光顾”北京市昌平区政府官网,“想对自己的家乡有更深刻的了解,同时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一份可以圆梦的工作”。2019年5月,北京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发布消息,将招聘高校毕业生到农村担任乡村振兴协理员,从事支农工作。天天“蹲守”的郭子璇“没有错过这次宝贵的机会”,她立刻报了名,并如愿回到出生地北京市昌平区投身支农工作。

  今年9月,北京市再次启动2020年乡村振兴协理员招聘工作,并于前不久圆满完成任务。据北京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大中专毕业生就业处巫嫕副处长介绍,2019年和2020年聘用的乡村振兴协理员分别是292人和432人,其中2019年受聘女大学生为158人,占总人数的54.1%,2020年受聘女大学生为267人,占比61.8%。在报名过程中,女生也明显多于男生。比例逐年上升的背后,能参与乡村振兴、建设自己的家乡对女大学生而言最具吸引力。

  用“脚力”催动家乡新发展

  “招聘乡村振兴协理员一是为了扩宽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鼓励大学生到基层就业,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强化基层干部人才队伍建设。”巫嫕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乡村振兴协理员的招聘对象为北京生源应届毕业生,并提出“同等条件下,中共党员、回原籍、涉农或信息化专业毕业生优先”,这些做法的目的就是“希望毕业生们回到家乡能够扎根下来,踏实在农村基层施展自己的才华,为乡村振兴做贡献”。

  今年23岁的郭子璇是土生土长的北京昌平人。去年7月,她来到离家不远的昌平区阳坊镇史家桥村工作,一年多来不断参与到新农村建设、拆违治乱、疫情防控、村内信访等多项工作中。

  乡村振兴协理员的工作职责是:协助加强农村党建,发展特色产业,建设美丽乡村,提升治理水平,服务和保障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而在郭子璇看来,乡村振兴协理员这个岗位就是“可以扎根农村、服务农民、发展农业,为农民解难事儿、办实事儿”。

  即便从小生长于此,在服务乡亲的过程中,郭子璇还是遇到了不少挑战。

  最大的挑战要数新农村拆除违建工作。“有些村民意识不到位,虽然前期做了很多宣传工作,但还是有不少村民来反映:为什么拆他们家的车库、外接棚等。”对此,郭子璇只有“不断向村民们解释相关政策,认真听取他们的诉求,分析他们的实际困难”。为了表达对村民群众的尊重,她“每拆一个地儿就跑一家,当面进行疏导工作”,往往一天就得跑个五六家。

  就是在这样的“辛苦脚力”中,她总结出自己的工作心得:“做基层工作一定要让群众感受到你的诚意。”

  今年24岁的周梦凡毕业于北京物资学院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去年7月,家住房山区长沟镇六甲房村的她也来到离家十多公里远的韩村河镇西营村任乡村振兴协理员。

  刚到村时,周梦凡的挑战在于“适应从学生到基层工作者的身份转变”。

  为了尽快熟悉同事和日常工作,便于工作开展,到岗第一周里,“每天早上一到村里,就把各个屋子都串一遍,打个招呼,看看大家在做什么,要是有打电话、复印的活儿,我就主动承担下来”。

  慢慢地,大家开始叫她小周,“我知道这预示着我们关系近了”。

  再到后来,“大家叫我小丫头、周子,这种亲切的称呼越来越多”,她欣喜的明白,自己已经融入西营村这个大家庭了。

  特别是疫情防控期间,周梦凡深切体会到农村工作的巨大强度。从穿军大衣到长袖再到短袖,从冬天下大雪到村口桃花开,从全村“地毯式”入户排查行动,采集流动人口和返京人员的各种信息到复工复产、翻盖房子……她一天也没休息过。

  现在,她仍会每天和两位女同事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村里的大街小巷,村里的大爷大妈、哥哥姐姐都认识这个忙碌的姑娘,村书记张清全还亲切地称三人为“西营村女子自行车小分队”。

  全情投入工作后,曾经精心修剪、染烫的头发,如今被一根普通的塑料皮筋随便扎在脑后,运动鞋面上也总蒙着一层土。“我几乎已经踏过西营村的每一寸土地”,听得出,周梦凡很为这样的自己感到骄傲。

  为乡村振兴带去新思想、新方法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大学毕业生到村工作优势明显,很被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