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艺校女大学生自述被富商包养的生活[组图]_江苏大学研究生院

作者: 高校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4日 03:33:34

艺校女大学生自述被富商包养的生活[组图]_江苏大学研究生院

如果要从艺术院校的毕业生里找娱乐界的“腕级人物”,开出的名单就会长得没有尽头:张艺谋、陈道明、章子怡、赵薇、陆毅……而每当娱乐界有一个“新星”冒出来,我们总可以在其“个人简历”里发现艺术院校的名字。作为娱乐明星的“后备基地”,这里几乎是每一个明星成功路上的必经之地。

中央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即以前的北京广播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并称为“中国三大艺术院校”。在对这些学校走访之后,记者最先感受到的是校园里游离出来的“明星气息”。如果你想了解最新的流行趋势,这里随处可见时髦的穿戴和新潮发型;如果你想看靓女,这里是“两步一个张柏芝,三步一个孙燕姿”。走在校园里的莘莘学子,充满了对明星用语、穿着、神态的刻意模仿。

她们都被称为“明星的半成品”,然而个人之间的差距还是巨大的:有的在大二以后春风得意地接戏和拍广告;有的还在为这一目标奋斗;有的奋发自强,为前途付出一步步努力;也有的在压力与苦闷中迷失自己,被人“包养”……并且,诸如“校门口的高级轿车排成队”、“某艺校附近有个闻名京城的夜总会”等等小道消息,早已是漫天而飞。

她们引人注目的地方有3点:第一,她们是大学生;第二,她们是女大学生;第三,她们是艺术院校的女大学生。

在采访中,每一个人说:“我只能代表自己,代表不了学校。”“对于有些人来说,考艺校只是上大学的一种途径。”

采访对象:Angela(大一)

每年一到三四月份,北京各艺术院校校园里,总会出现数以千计的“学生大军”。她们是来参加各大艺校专业招生考试的。考生中还有许多外地的学生,千里迢迢地赶过来,在学校旁边租个房子,除了参加考试还得自己洗衣做饭,成为“为艺术赶考”的一道惹人注目的风景。

艺术院校的招生考试分为专业课和文化课两项。文化课是参考学生参加全国统一高考,专业课由各学校命题考试。最后的录取规则是:考生文化课达到规定分数线后,学校就按专业成绩从高分录取到低分。

接受采访的Angela是北京电影学院一年级新生。自我介绍的时候,她告诉了记者她的中文名字,但如果你用英文名称呼她,这个1984年出生的小姑娘会笑得更加灿烂一些。在她们的宿舍,记者看到了一个明星世界——墙上的贴画。从周润发到周杰伦,从张曼玉到郑秀文,应有尽有。

Angela说,现在她们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崇拜的明星人物,每当自己遭遇什么挫折的时候,总会说:“唉!想某某当年,说不定比我更惨!”以此自勉。“我们很多人,就是带着明星梦来到这里的。”她说。

但是,Angela告诉记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对于那些“根本就不是学习这块料”的人来说,考艺校只是上大学的一种途径。她们因为高中文化成绩不好,考一般的大学希望渺茫,便看中了艺校在文化成绩上录取线很低这一点。其中还不乏家里条件很好的,他们一毕业就可以马上改行,于是先在这里“混个大学文凭”。

每个礼拜,我都要在那3间空空荡荡的房子里,等待别人丈夫的到来,等待一场花样翻新的性爱。我不知道他对自己的妻子讲了什么样的理由,出差或者开会。他在这里得到他想要的东西,然后在半夜呼呼地睡去,甚至不穿睡衣,臃肿的身体毫无顾忌地裸露。这时候我会离开他,来到另一间房,在黑暗中不停地吸烟。盛夏的午夜北京经常会下一阵子小雨,情欲的激流在清醒中退却,现实很快呈现着它残酷的本来面目:我知道我不过还是个学生,我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东西,也失去了我本该拥有的东西。

大一的下学期,班上有个很可爱的小男生在没完没了地追我。有一天,我对他说,你可以去给我买条项链吗?他答应了,但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勉强。我需要的不是这种用父母的零花钱换来的浪漫,我只是希望能有一种稳定的生活,我以为那就是幸福。

现在,在这个年龄大我一倍的男人身边,我是幸福的吗?或许是的。那天在星巴克,我指着端上来的咖啡说:我不喜欢。他马上就倒掉了。在一个月之后的巴黎,站在香榭丽舍的街头,他用法语对我说,爱情,我和你,都会是永恒的。我为此而感动,但我却知道那是不真实的。男人追求的永远只是新鲜和刺激,不知道哪一个女人可以为他们长久地保鲜。将来的某一天,他也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把咖啡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