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杨百寅:不确定性与活性知识_山东大学校长

作者: 高校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14:55:32

【MBA中国网讯】2019年12月19日,《清华管理评论》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成功举办“第三届管理创新高峰论坛”。本届论坛以“不确定环境下的企业创新发展”为主题,邀请到多位国内外著名学者及优秀的企业实践者共同研讨不确定环境下的应对之道,从经济学、管理学及企业实践等不同方面,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全球及中国企业管理的未来发展,以及在不确定环境下的管理理论和管理创新实践做出了深入的阐述和解答。

杨百寅:不确定性与活性知识_山东大学校长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伟创力讲席教授、领导力与组织管理系系主任、 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获得者杨百寅出席本次论坛,并发表题为“活性知识与不确定因素”的精彩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文 / 杨百寅

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我的“不确定性与活性知识”这个题目,也是从讲一分为三的理论体系展开:为何不确定性如此重要?如何认识不确定性?如何应对不确定性?

为何不确定性如此重要?

最近几年来,不确定性成为学界、业界比较关注的主题。很多人都说现在正处于VUCA时代,V表示异变性或波动性,表明事物并不是线性的,是波动的、容易变化的;U表示不确定性;C是复杂性;A是模糊性。VUCA时代,我们面临时代前所未来的异变,变化节奏越来越快,波动性越来越快;不确定是说我们不知道下一步会往哪走;复杂性意味着每件事情都会影响我们,很多事情交织在一起难以理解;模糊性表示关系不确定、不明确。因此,怎么认识VUCA时代,怎么认识它的不确定性,对我们来说,变得非常重要。

相对来说,只要掌握了变化波动的规律,异变性或者波动性更容易应对一些。事情可能变好、有可能变坏,或者变高变低,但是有规律。比如,刚才白重恩院长给我们分享的中国经济大的周期性,会说明我们现在是处于低谷还是上升时期。掌握这个规律,我们可以来应对什么时候可以投资,什么行业适合投资?波动性是我们人类多多少少可以掌握规律,从而应对变化。

模糊性是由于事物属性划分不明,而引起判断的不确定性。换句话说,我们对世界认识之所以模糊,是因为我们难以辨别好坏,难以分清正面、负面。模糊性也是由于认识不确定性引起的。由于政策的不确定性、世界环境的不确定性,导致企业家认识模糊不愿意投资。在VUCA四个因素中,不确定性是最难应对、最具有挑战性的因素。

不确定性分析框架

在VUCA的这四个因素中,我认为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最为关键。我们可以把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作为坐标图中的两个坐标来进行认识,横坐标是复杂性,纵坐标是不确定性。在这个坐标图中,第一象限是那些相对确定、相对简单的事情;第二象限是相对确定、但复杂的事情;第三象限是相对简单、但不确定的事情;最具挑战的是第四象限那些既不确定、又复杂的事情。

世界上那些相对简单、确定的事情,我们可以找实干家去做。

科学家解决的是相对确定的复杂性问题。比如,中国是第五个核大国,我们于1964年造出第一个原子弹,之前分别有美国、前苏联、英国、法国造出了原子弹。原子弹迟早能做出来,这是确定性的事情,只是相对复杂而已。聪明的人解决复杂的问题就是科学家承担的责任。

卖茶叶蛋却是简单、但不确定的事情。投一亿或一千万搞养鸡场很有可能血本无归,因为现在养鸡希望不大。但养猪还是有希望的,因为今年猪肉价格上涨。但是,假如因为今年猪价上涨,大家都去投资养猪,那么明年猪价或许会下跌而说不定造成投资养猪的企业家血本无归。这就是不确定性,生意人解决是相对简单的不确定性事情。所以卖茶叶蛋和造原子弹没有可比性。

仍以造原子弹为例来说明什么是不确定、又复杂的事情。我们的邻居北朝鲜经济欠发达,老百姓可能吃不上饭,但是能造出原子弹造,这是相对确定的事情。北朝鲜原子弹有多大,导弹射程有多远,我估计中国情报机构知道八九不离十,美国总统也多少应该知道北朝鲜的核武器能力。但是“金三胖”被号称为全球最厉害的80后,他为什么能够调动世界上最大两个国家的领导人接待他到访或韩国边境访问会见他?这是因为美国总统不知道,咱们也不知道,包括日本首相也不知道,北朝鲜的导弹会往东打还是往西打,这是不确定性。所以,不确定性和复杂性高的这个象限内的事情最具挑战性。政治家和企业家要学会处理的就是这种既不确定又复杂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