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武汉音乐学院古琴名家丁承运教授专访_南开大学校庆

作者: 高校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15日 17:56:59

丁承运、付丽娜夫妇

丁承运、付丽娜夫妇

  Q:中国音乐传统的传习方式与现代音乐教学的区别?

  A:中国古琴艺术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在音乐学院的西方教育模式引入以前,一直是在民间传承的。老师教学生的方法和现在在学院里的不同。文人之间,亦师亦友。一般教的时候,两张琴对弹,老师弹一句,学生弹一句。在教的过程中间,其他文化,像诗文书画,也会在这个过程中间传承。像我的老师顾梅羹先生,诗文书画什么都通,像张子谦先生也是一样的。所以它是在一个文化的大圈子,在这个文化圈子里进行传承。这是古代传统的传承方式。

  音乐学院在中国的历史不到一百年,学生要在音乐学院里学习古琴,就要先考入音乐学院。考音乐学院的时候有门槛:视唱练耳、乐理、一定的演奏技能你都具备了,才能进入这个学院。相关文化是不列入考核标准的。量化的考核,如视奏等,都有它的规格,这种规格在所有乐器考核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这种模式是现代西方音乐的传承方式,视唱练耳,读谱,视奏。老师一般不再对弹,你有谱子你就可以演奏,老师再加以指点。考试的时候器乐都是同一种要求,就跟琵琶、古筝、笛子一样。古琴在历史上的那些综合的文化特点,有一些率意的东西在音乐学院就体现不出来。造成了到最后学生都在比技术。而古琴这个乐器本身有一个特点,就是技术虽然很重要,但是如果你把技术作为主要的东西去追求的话,可能离它的文化精神就越来越远。所以我就主张还用传统的传承方式来传承。现在其实在音乐学院之外的,有相当一部分也是按这种传承的方式。但如果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出去教学,可能还是音乐学院的这种模式。

  Q:现在音乐学院是否有增加一些选修课来弥补这方面的缺失?

  A:没有,只有大学语文。其他的都需要靠自己。

  Q:您和武汉的渊源?

  A:1992年我就做河南大学音乐学教授,2001年调到武汉音乐学院。当时因为武音学科建设的需要,要加强琴学方面。还有一个就是,武汉音乐学院早期叫湖北艺术学院,我1964年入校就是就读的这所学校。现在住的这栋楼的原址,我当年也住过。后来下乡到了潜江,1972年回了河南大学。

  Q:古琴在武汉音乐学院的现状?

  A: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天津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武汉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星海音乐学院这九大音乐学院里都有古琴的表演艺术专业。星海可能没有固定的招生,其他的都有。武汉音乐学院有硕士点,叫音乐学方向琴学专业。是以研究和演奏并重的。研究的同时,演奏也要达到一定的水平。其他的音乐院校都是在音乐表演艺术的门类里。博士点暂时还没有。

  以前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学生都不同,现在是不同学校的老师教出来的都相同。(笑)以前孙绍陶先生有两个学生,一个张子谦,一个刘少椿,这两位老师的文化气质不同,表现出来(琴艺)就很不同。现在按规格在生产,就像快餐罐头,不管在哪个厂生产出来的,都一样。以前你师从这个老师,学习一个门派,体现为个人的风格的时候不一样。现在的学法,在音乐学院里,要学各家之长,把各个门派的优秀曲目都拿来。大家学的都是一样的,所以看似广取众长,结果出来的是一个样。这样也比较使人担忧。

  Q:谈谈您和开封的感情

  A:中学以前都是在开封,在武汉八年(1964-1972),然后又回开封,在河南大学,任教三十年。从小在那里长大,又任教30年。基本上一生的大半都在那里度过啦。

  Q:河南琴派和湖北琴派有什么异同?

  A:河南曾经是流传中州琴派,但是后来断掉了。湖北从光绪年间开始以泛川派为主,后来也中断了。总体来说,两个地方从古琴上来说,人的差异大于地区的差异。若要从地区上来说,河南较之湖北是更偏北方,在全国版图的正中心,中原人有一种“雅正”的风格。从语音语调上也可以感受到,湖北腔有一些拐弯的地方,尤其在普通话的三声上。所以两地的审美还是存在一些区别,只是这种差别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