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宁波大学与宁波帮》李红伟_南开大学研究生

作者: 高校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7日 15:27:26

李红伟 浙江省摄影家协会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宁波大学与宁波帮》李红伟_南开大学研究生

《宁波大学与宁波帮》李红伟_南开大学研究生

《宁波大学与宁波帮》李红伟_南开大学研究生

《宁波大学与宁波帮》李红伟_南开大学研究生

丝路.港城
宁波,一个向海而生的城市。七千年前,天地玄黄的季节,宁波的河姆渡人开始了人类史上最为悲壮、最具神奇的文明长征,开创了航海的先河。远古时代的宁波,河道纵横、湖泊林立,东面不远是大海。他们用独具匠心的创造力制造着一个个神话,独木造舟、筑桥铺路、制陶织布,种稻捕捞......中国最早的海上航行与宁波港口的雏形就开始于河姆渡文化时期。
沿着河姆渡历史长河,沉淀了七千年文明的姚江缓缓走来,东出大洋、西连大运河,形成独特的河海文明。宁波在东汉末就已经与海外在频繁往来,外来的象牙、香料、厅珍异宝等商品与印度佛教文化也传播过来,丝绸、瓷器、茶叶等具东方特色的商品从此出发走向世界,历时千年的迁涉,句章码头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成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顺着姚江水一路走向盛唐,构建州城,修运河,兴港口等措施,给港口的发展带来了契机,从句章码头迁移到三江口的明州港,一时间,千舟争渡、商船相拥,对外贸易范围也不断扩大,商品种类增多,海外贸易往来十分频繁,众多商贾云集于此。各地商人依托宁波港,开设商号,打造船只,经营货物,繁荣了海上贸易,宁波成为海上丝路货物的重要集散地和重要运输枢纽,成为主要的对外贸易的港口。同时,中外文化和贸易交融,形成了不同民俗、多种文化融合的海港城市。在此后几百多年的时间里,朝代交替,出现过兴旺与衰败,但这个海上走廊,一直以来,充满梦想与浪漫。而港口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一直都是重中之重,是经济发展中的重要环节,也是将全世界连成一片的桥梁。宁波港口的发展,经历了从渡口、码头到港口,从河港到海港的突变,随着镇海港的兴起,白沙码头也慢慢淡出我们的视野,进入21世纪,全球化经济发展需要,镇海港的功能也被北仑港这个洋洋“东方大港”所替代,形成新的发展空间与新的经济增长点。
一艘独木舟在远古时代沿着大运河缓缓驶来,木浆的拍水声诉说着船的故事。宁波是舟船文化的发祥地,孙吴时期所造的军舰与商船已经达到很高水平,数量多,船体大,龙骨结构质量高;到唐代,伴随着中国造船、航海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宁波成为当时主要的造船基地之一;及至宋代,三江口设立造船厂,成为造船数量最多的基地。船业的发展具备了出海远航的主客观条件,因而形成东海丝绸之路这对于贸易与交通的发展、海上丝绸之路的进一步形成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由宁波通往东南亚、马六甲海峡、印度洋、红海,及至非洲大陆的航路的纷纷开通与延伸,海上丝绸之路成为中国对外交往的主要通道。
海上丝绸之路不仅是越瓷、丝绸、茶叶贸易,还有经济、文化、科技、宗教的交流,处处都能感受到海上丝路的气息。早在东汉就有佛教僧人渡海传教,同时将中国的文学、医药、艺术带回自己的国家;唐代鉴真大师东渡日本传播佛教,除了佛教文化十分兴盛,伊斯兰教、基督教各大宗教也涌入宁波,曾经的“租界”老外滩上,至今还在的天主教堂就是在鸦片战争五口通商后建起来的。位于宁波市区三江口东岸的庆安会馆是“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文化遗存,还是宁波古代海上交通贸易史的历史见证,宁波是妈祖信仰里程碑式的起点和传播地之一,妈祖信仰的发展并最终成为一种世界性的文化现象,遍布20多个国家与地区,谱写了一曲宁波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文化传播的篇章。
新世纪,命运的年轮转向“一带一路”经济走廊发展新模式,宁波海上丝绸之路重新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宁波站在中国大运河的终端与“海上丝路”的起点, “长江经济带”与大陆沿海东部海岸线的交汇处,在全球政治、贸易格局不断变化形势下,宁波正在与东南亚国家临海港口城市连接起来,在港口航运、经济贸易、科技创新、生态环境、人文交流、海洋能源等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构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客货运“穿梭巴士”,构筑连接世界的新型贸易之路。
新世纪,历史选择了宁波港。宁波港正在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新枢纽,货物吞吐量已连续多年位居全球第一,集装箱吞吐量更是超过香港,排名全球第三位。宁波港已与180多个国家和地区,600多个国际港口,架起了贸易通道,开辟了航线200多条,其中远洋干线100多条,成为“一带一路”最佳的结合点和战略布局点。
当我们尝试用摄影来“批注”海上丝绸之路与宁波这座城市,旨在通过影像的艺术方式,呈现和表达我们对待历史与社会的情感态度,丈量江南水乡的灵秀与东方大港的气势,用摄影的观看体验与视觉表达实现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相互交融。在现实中建构海上丝绸之路上宁波这座城市的“记忆”,并对“失忆”的海上丝绸之路历史重新解构编码,重新生成新的“记忆”。试图从纷繁的社会的景观和面貌中提炼、建构宁波这座海滨城市的山海情怀与江湖味道。
影像是主体评价的产物,在时代的剧场里,我们都是“在场者”。以视觉思维和视觉语言来分析问题,将观点、技术与思想能够以内在一致的合力构建出独特的视觉外观和意义内涵。既然选择了摄影作为丝路与港城书写的方式,所要做的,并不是仅对身处的时代和现实世界进行客观记录,而是拍摄现实的同时,抽离出现实的独立的影像文体。深潜于现实的砥励之中,也翱翔于未来的可能之上,这也是这次摄影项目的根本意义所在。
四明影社
《宁波大学与宁波帮》
李红伟
邓小平同志在1984年说过“把全世界的“宁波帮”动员起来建设宁波”。
饮水思源,不忘初心,扶助乡亲,报效桑梓这是所有宁波帮人的宗旨。当他们离别故土,走南闯北,艰苦创业,取得成效之时,不忘报效国家,不忘为故乡父老乡亲造福。
1986年由世界船王包玉刚先生捐资,邓小平同志题写校名,创立宁波大学。赵安中先生等不久即开启由众多海内外宁波帮人士共同捐资建设宁波大学的历史新阶段。
30余年来,一幢幢以“宁波帮”和帮宁波人士名字命名的大楼建立起来,见证了他们作为个体为宁波大学建设添砖加瓦的丰功伟绩,这不仅为宁波大学的创建和发展提供宝贵的物质支持,更为广大师生带来了丰厚的精神财富一一爱国爱乡,创新创业的宁波帮精神,激励着一代代学子传承与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