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武汉大学开启“云赏樱”,樱花漫天依旧美丽_大学毕业时间

作者: 高校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6日 12:44:49

原话题:我是国研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关于疫情下欧洲各国的关系走向,问吧!

请问网络上关于英国政府将放任数千万国民感染新冠病毒,从而获得群体免疫的消息是否属实?如果属实,将对其他国家造成什么影响?中国又将如何应对?

69

他们似乎怎么说怎么做都是对的,哪怕矛盾,舔者都能自圆其说

原话题:我在哥大主修新闻学,纽约地方政府是如何应对疫情的,问吧!

您好,请问现在您所在的地方的民众是怎么看待此次的新冠肺炎,他们是否认为此次疫情很严重,当地群众是否有为此次的疫情做准备?

67

美国的民众一直到二月底都对这个疫情不怎么在意。疫情在意大利开始扩散应该是引起一部分美国人注意的时点。但是要说让大部分美国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开始囤货,应该是汤姆·汉克斯宣布自己和妻子确诊新冠肺炎。这个时点刚好遇上美国政府的防疫动作的加快,可以说美国社会的大部分民众是到了这个星期才开始为疫情做准备的。不过就算到了现在,我身边的很多朋友也不认为此次疫情有媒体渲染地那么严重。有人还会批评政府反应过度。因为适逢大选,所以其实过去这几周以来,疫情在美国是一个被高度政治化了的议题。民主党的支持者倾向于认为疫情很严重,并借此批评特朗普。共和党的支持者则倾向于认为是媒体在渲染恐慌。不过鉴于特朗普在昨天的发言中亲自承认疫情严重,现在这方面的区别应该是在缩小的。

原话题:我是国研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关于疫情下欧洲各国的关系走向,问吧!

英国和瑞典向病毒投降,是基于2-4%的死亡率在他们的承受范围之内,但是这是基于医疗条件和药品可以勉强支撑的情况之下,一但医院支撑不住了,死亡率很可能达到8%甚至10%以上,这是不是有可能造成国家体制的崩溃,进而引发欧洲的大混乱,欧盟会怎么处理这样的局面?

52

谢谢你的问题。首先不大同意用“投降”这个概念,因为如果将英国和瑞典两国完整的防疫方案看一下,就可以知道说它们“投降”有些言过其实,只不过它们的应对和咱们的的确不一样。比如瑞典最被人诟病的是“不再对轻症和疑似患者进行检测”,它这么做的主要理由有两个:一是认为病毒携带者溯源难以进行,与其投入大量资源去全面覆盖,不如集中精力先保住重症患者和老年人;二是避免由于大量人群聚集检测造成交叉感染。所以瑞典要求有疑似症状或者年轻的轻症患者在家隔离,一旦病情加重是可以获得比较有保障的治疗。再看英国这边,其实采取的措施和瑞典的相似,只不过它更被人嫌弃的是那个“群体免疫”的说法,就像一些媒体说的那样,有“把人当小白鼠做实验”的嫌疑,而且据此推算出来的50万甚至更多人的死亡也着实让人触目惊心。但出于对英国政府行为的观察,这样说和这样做之间还是会有一些距离,而且英国对策的核心不是真地打算牺牲掉这么多人来换取一个“群体免疫”,它的主要目的还是避免医疗挤兑、尽量延长从现在到高峰期之间的时间,来为特效药和疫苗开发争取时间,同时也保留了采取进一步行动的空间。按多数欧洲国家的对策,目前处于难以控制的第二阶段,还不能把各种手段都用足,但要为第三阶段也就是失控阶段的到来做好准备,所以要尽量延长第二阶段来筹备物资。一旦到了第三阶段,其他措施包括“封城”、“封国”等也是会采用的。当然,面对全新的病毒和疫情,无人能确保欧洲国家的对策就是正确的,就像面对一个不知深浅、套路的敌人,它们只能边打边学边调整。就像咱们国内也是在经历了武汉和湖北早期防疫的惨痛教训后才逐渐摸索出了一些适合国情的经验和对策。现在欧洲无法是在重复这个过程,而且从它们的体制出发,还没有办法照搬咱们的模式。
至于一旦欧洲国家防疫对策失误、医疗体系支撑不了并造成过高死亡,对整个体制肯定会产生巨大冲击,首先就是政府信誉破产,会出现反政府的声音甚至行动;其次是经济衰退,这也会造成社会动荡并动摇国家体制。如果这些情况是在少数国家尤其是体量较小的国家出现,那么一些大国比如德法和富国还能够推动欧盟发挥一些作用,比如提供医疗帮助和资金支持等。但如果这些情况发生在大国、富国,那么欧盟能发挥的作用就不大了,因为欧盟的人力物力很大程度上就是由这些大国富国支撑着的。

原话题:我是国研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关于疫情下欧洲各国的关系走向,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