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政法大学陈夏红:构建个人破产制度的“深圳贡献”在于推出破产行政机构_新视野大学英语

作者: 高校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15日 15:12:06

原标题:中国政法大学陈夏红:构建个人破产制度的“深圳贡献”在于推出破产行政机构

  不久前,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就《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一直备受关注。作为我国拟出台的首部个人破产法规,深圳个人破产条例在完善现行破产制度,健全金融机构的市场化退出机制方面具有重大意义。

  然而,围绕个人破产条例的出台仍然存在许多争议。旨在为债务人提供依法免责“避风港”的个人破产条例应如何平衡债务人的免责利益与债权人的清偿利益?如何能够避免债务人滥用个人破产制度“恶意逃债”进而损害债权人的清偿利益?诉讼成本较高的破产重整制度是否适用于个人破产?设立依职权启动破产制度能否彻底打破“执行不能”僵局……

  针对上述受到广泛关注的问题,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专访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夏红。

个人破产制度对债权人亦具有积极价值

  南方财经:当前世界各国破产法的保障本位明显向债务人利益方向倾斜,个人破产条例应该如何平衡债务人的免责利益与债权人的清偿利益?

  陈夏红:从理念层面,现代化的个人破产制度最为重视的价值之一,就是对债务人的宽恕和原谅。从人类破产制度文明进化的历史来看,破产制度中对待债务人的残酷性,整体来说,越来越低。从早期的生命抵债、人身抵债、劳役抵债,再到现在的即时免责制度,这是个人破产制度进化的成果,是现代化个人破产制度的底色。

  这也是个人破产制度和企业破产制度最大的差异所在。企业破产程序特别强调对债务人企业的拯救,因为我们确信拯救会增进债务人、债权人和社会的整体利益。但个人破产不尽如此,个人破产制度更讲究对债务人的解救,这种解救以宽恕和原谅作为基本底色,时间上越迅捷越好。

  比如我们常说,个人破产制度能够保护诚实但不幸的债务人,能够保障企业家精神,能够促使个体在创业开展必要和适度的冒险,进而促进社会创新。如果没有这种保护机制,一旦创新失败,很多本来很具有企业家潜质的债务人就要踏上不归路,把个人、家庭、债权人和全社会都拖入债务的死结。

  也正因为上述原因,个人破产制度总是被认为更偏向债务人。但我认为,个人破产制度对于债权人的积极价值,也不应该忽视:第一,个人破产制度能够提高债权人的预期,也能够督促债权人在放贷前尽必要的审慎和审查义务,能够保障债权人的经营活动更为理性和稳定。第二,个人破产程序作为集体清偿程序,可以避免债权人为在执行竞赛中胜出而付出额外的成本,尤其是避免债务催收等灰色地带的违法成本,也能够避免一些社会悲剧。第三,破产程序清晰的清偿规则,能够极大地解决债权人因为信息不对称所导致的认知困境,也有助于债权人及时通过个别执行或者集体清偿,来保障自己的利益。

  南方财经:与公司运营相比,公民个人的生产经营活动更灵活多变,也因此导致个人破产制度更容易为个人所滥用。在政策制定层面,应如何避免个人破产制度被滥用?

  陈夏红:任何制度只要涉及利益的调整,无论是哪方面的主体,就都存在被滥用的可能。尤其是制度设计不够精密,滥用的违法成本很低的情况下,滥用几乎不可避免。在这种认识前提下,我们现在所能够做的,我觉得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在制度设计中尽可能周全考虑,多看看其他国家和地区个人破产制度的设计,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积极大胆学习。